Month: 九月 2014

以前是软件吞噬世界,以后是世界吞噬软件

上周写完《云计算的前世今生和未来》,受到了大家的高度评价,有同学留言说:

看了你那么多技术文章,还是最喜欢这种分(zhuan)析(men)趋(ce)势(dan)的文章。

其实我不太喜欢写这类文章,因为就像预测股价一样,隔上几年就把自己的智商暴露了。说完云计算,这次我们来说说软件吧。前两天和一朋友聊天,她说,我打算找个程序员嫁了,因为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我本来想问我行不,但突然想起我已经转产品好几年了。于是我义正言辞的抬杠道:

以前是软件吞噬世界,以后是世界吞噬软件了。

软件吞噬世界?那是中世纪的事情了…

一个产品经理眼中的云计算:前世今生和未来

最近发了太多JobDeer的广告了,感觉不写点干货有些对不起我的粉丝们。于是这次写写我还算熟悉的领域——云计算。

作为新浪云的前产品经理,我不想从技术角度去讲云了,这次我从产品的视角来管中窥豹吧。当然,水平有限,错误难免,所以请各位看官批判的读下去哈。

如果要我来划云计算的里程碑,我会划出两个点。

第一个点是Xen等虚拟化技术的出现,第二个点是Docker等容器兴起。

在虚拟化技术出现之前,我们都在使用物理机。记得08年创业时,我一个人扛着一台1U托管进了顺义电信,然后就每隔一段时间给机房打电话,请师傅帮忙按电源重启服务器。

当有了虚拟化以后,其实只发生了一个小改变:一台物理机可以被分割成许多台虚拟机了。

这件事情有什么意义呢?

至少有两个方面的意义。

首先是利用率。

每台物理机只能有一个操作系统,而在一个操作系统里边,各种业务可能互相干扰。所以我们一般会把机器按业务分组,来创建集群。对于大型项目来说,集群的利用率是不错的。但是对于小项目,这种方式利用率就很差了,因为一个业务节点最少需要一台独立的机器。

有了虚拟机,就不一样了。一台机器可以虚拟化为很多个操作系统,分配给很多不同业务和不同的人。这样利用率就上来。

然后是可控性。

在虚拟机之前,有很多控制是物理的,就像我前边提到的,重启是需要按电源的。但是虚拟化以后,重启就变成软件可控的东西了(当然,前提是挂掉的不是宿主机)。

可以用软件或者API接口随时启动、关闭虚拟机说起来是件小事,但这后来却演变成了可以自动调度的弹性云服务—— 当你的应用压力大时,云平台可以自动帮你创建新的虚拟机;当应用压力小时,它可以帮你关几台,省电省钱。自动化的能量就是这么大。

以这部分服务为基础,云计算的最基础的一个层次,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出现了。之后虚拟化技术本身开始日益成熟、很多服务器开始在硬件级别支持虚拟化;再后来,以操作系统为粒度的隔离方案不断加强,保证在同一台物理机上的虚拟机用户不会因为写磁盘太猛、用网络过度等情况影响别人。

隔离技术可以说是云计算的核心技术点之一,正是隔离技术不断的进步,使云的隔离粒度一层层加深,从而推动了云计算产业的一级级迭代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