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七月 2012

OLD

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在微博上说真话了,虽然我也不说假话。

以前我的微博没什么人关注,我就把它当博客一样,随意吐槽,虽然没人理,但也过得挺开心。

现在翻翻我的微博,除了转发就是广告。自己产品的广告,朋友产品的广告,合作方产品的广告。真TMD的无趣啊。

自从公司的名片印上了微博ID后,很多聊过天的同行也关注了我。

同行交流是好事,但是现在做HTML5和云计算的一大半都是忽悠人的啊,剩下一小半是没忽悠到人的。

稍微不小心说句实话就可能让人家的完美谎言无法收场,而隔天说不定你还得带着BD上门求合作去。

所以我从来不说,我只悄悄的在他们的微博备注里边标记上【SB】或者【DSB】。

一般我会直接屏蔽掉【SB】的微博,但是自从微博有了会员,我发现屏蔽只能支持5个人了。于是我又给微博同事添加了新的备注。

不但真话不能多说,吐槽也要非常小心,因为关注你的人里边一半是同事。

半年前我在自己微博上吐槽渣浪乐库播放器的SB文案,然后毫无意外地被at给对应的产品经理了。

于是那个SB开始和我分析各种文案数据以证明我是错的。CAO啊,我只是在自己微博上感叹一句,凭什么要教育你怎么做产品啊,你TMD又不给我交学费。我只是想告诉自己的粉丝,因为一个SB的文案,乐库丢掉了一个日活跃用户而已,其他事情关我毛事啊。

这还不算,关注你的人里边还有一小撮是你的领导和直接领导。

记得当年,作为渣浪员工是有每天3条微博的任务的,我还写了一个机器人,每天上去随机吐槽下天气,GFW,薪水和部门男女比例。

但后来微博火了,以身试毒的渣浪员工都微博上瘾,虽然在新浪领导绝对不会让你上班时间不能用微博,就像在腾讯不会让你在上床时间不能用微信一样,但是如果领导刚和你打电话催完活就看到你转发十几个搞笑视频,我觉得你的绩效肯定不会好。

当然那些绩效好的同学上班未必没有微博,只是人家会用皮皮时光机而已。

在想明白了各种利害之后,我就不怎么发微博了。他们管这叫成熟,其实我知道这是因为我老了。

微博就是个喧嚣的江湖,而只有博客才是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

厌倦了微博的喧嚣,期待平静安宁的生活。

任凭那些比起产品更关注产品经理的分析文章到处飞,任凭那些连离职创业勇气都没有只好跳槽做投资的经理的创业鸡汤遍地撒,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门。

说什么都不能让同事知道我在微博的新马甲了,阿弥陀佛 T__T

 

 

 …